職教文件
當前位置:首頁>>職教文件

詳解《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要點

發布時間:2019-02-27;來源:   浏覽次數:0

       2月13日,国务院印发了《国务院关于印发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篇8700多字的文件对职业教育提出了全方位的改革设想。《通知》强调到2022年,职业院校教学条件基本达标,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型轉變,建設50所高水平高等職業學校和150個骨幹專業(群)。


       职业教育的重要性,被提高到了“没有职业教育现代化就没有教育现代化”的地位。《人民日报》1月31日刊登了教育部长陈宝生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摘要,其中陈宝生谈到对准教育事业发展中的“深”“难”问题进行改革攻坚时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深化高考改革攻坚行动,另一个就是培养产业生力军改革攻坚行动,主要任务是职业教育体系改革,中央高度重视,要打出改革“组合拳”。《方案》就是这套“组合拳”。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



總體要求的要點



1、把職業教育擺在教育改革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

2、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

3、鼓勵和支持社會各界積極支持職業教育。



總體目標的要點



經過5-10年左右時間,職業教育基本完成:

1、辦學格局:政府舉辦爲主→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

2、辦學追求:規模擴張→提高質量;

3、辦學模式:參照普通教育辦學→企業社會參與、專業特點鮮明。



具體指標的要點



1、到2022年,職業院校教學條件基本達標;

2、到2022年,建設50所高水平高等職業學校和150個骨幹專業(群);

3、建成覆蓋大部分行業領域、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中國職業教育標准體系;

4、建設300個具有輻射引領作用的高水平專業化産教融合實訓基地;

5、職業院校實踐性教學課時原則上占總課時的一半以上,頂崗實習時間一般爲6個月;

6、“雙師型”教師占專業課教師總數超過一半。



具體措施的要點



1、完善國家職業教育制度體系

①健全國家職業教育制度框架;

②提高中等職業教育發展水平;

③推進高等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

④完善高層次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


2、構建職業教育國家標准

①完善教育教學相關標准;

②啓動“學曆證書+若幹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制度試點工作;

③開展高質量職業培訓;

④實現學習成果的認定、積累和轉換。


3、促進産教融合校企“雙元”育人

①堅持知行合一、工學結合;

②推動校企全面加強深度合作;

③打造一批高水平實訓基地;

④多措並舉打造“雙師型”教師隊伍。


4、建設多元辦學格局

①推動企業和社會力量舉辦高質量職業教育;

②做優職業教育培訓評價組織。


5、完善技術技能人才保障政策

①提高技術技能人才待遇水平;

②健全經費投入機制。


6、加強職業教育辦學治理督導評價

①建立健全職業教育質量評價和督導評估制度;

②支持組建國家職業教育指導咨詢委員會。


7、做好改革組織實施工作

①加強黨對職業教育工作的全面領導;

②完善國務院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



     《方案》就开宗明义,提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而职业教育的核心无疑是产教融合,痛点则是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积极性不够,对此,《方案》拿出了份量很重的激励措施。


鼓勵大企業舉辦高質量職業教育


     《方案》提出,到2022年,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积极性有较大提升,培育数以万计的产教融合型企业,打造一批优秀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推动建设300个具有辐射引领作用的高水平专业化产教融合实训基地。


       产教融合型企业一定程度上借鉴了德国的“教育型企业”。德国是职业教育“双元制”的典范。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高等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姜大源曾介绍,德国只有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企业有资格做教育,这些企业被命名为“教育企业”,能够享受与学校一样的社会待遇。这些教育企业与学生签订的合同是教育合同。当企业需要职业人才时,企业是需方,学校是供方,当学校需要企业提供新的技术、实训基地、实训老师时,学校是需方,企业是供方。


       但在我国,产教难以顺畅融合恰恰是职业教育发展最大的难点。“学校很愿意与企业合作,但‘剃头挑子一头热’,因为很多企业还没有认识到自己也是人才培养的主体之一。我经常说:‘晚上7点钟央视新闻播送的几秒钟的白酒广告,会花掉几个亿,却很少见到为职业教育的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投入巨资的报道’。”姜大源说。


     《方案》为产教融合型企业提出了激励机制。其中提出,在开展国家产教融合建设试点基础上,建立产教融合型企业认证制度,对进入目录的产教融合型企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信用”的组合式激励,并按规定落实相关税收政策。试点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的投资符合条件的,可按投资额一定比例抵免该企业当年应缴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


     《方案》还提出,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作用,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各级人民政府可按规定给予适当支持。完善企业经营管理和技术人员与学校领导、骨干教师相互兼职兼薪制度。


       2020年初步建成300个示范性职业教育集团(联盟),带动中小企业参与。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培训,鼓励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


       在师资力量方面,《方案》甚至在倒逼企业与学校的融合。其中提出,从2019年起,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相关专业教师原则上从具有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并具有高职以上学历的人员中公开招聘,特殊高技能人才(含具有高级工以上职业资格人员)可适当放宽学历要求,2020年起基本不再从应届毕业生中招聘。


       对于学校也有激励,《方案》提出,校企合作中,学校可从中获得智力、专利、教育、劳务等报酬,具体分配由学校按规定自行处理。



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



      学校仍是重要的职业教育办学主体,《方案》对中职、高职和专业学位研究生都提出了改革举措。


      职业高中目前几乎已是每个县市区教育体系中的标配,但在很多地区,职中只能招到考不上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生源严重匮乏,甚至成为“问题学生”的聚集地。


       现在,职中迎来了绝好的振兴时机。随着近两年入学高峰,职中也突然出现了报名者爆满的情况。河北省东部某县一名职中教师告诉记者,“2018年的招生计划全部完成,还拒绝了部分报名学生,据说下一年教育局给学校的招生任务是今年的近一倍。”


       但更重要的是提高教学质量,并有针对性地开设专业。《方案》提出,完善招生机制,建立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精准服务区域发展需求。


     《方案》还给职业高中增加了两项新任务:积极招收初高中毕业未升学学生、退役军人、退役运动员、下岗职工、返乡农民工等接受中等职业教育;服务乡村振兴战略,为广大农村培养以新型职业农民为主体的农村实用人才。


       近年来,高职毕业生的就业工资水平逐年提高,一些热门专业甚至逼近了本科毕业生的工资水平。这让高等职业教育重新焕发了吸引力,也吸引了一些普通本科院校向应用型高校转型。


     《方案》提出,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提高生源质量,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入学方式和学习方式。在学前教育、护理、养老服务、健康服务、现代服务业等领域,扩大对初中毕业生实行中高职贯通培养的招生规模。启动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等职业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建设一批引领改革、支撑发展、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高等职业学校和骨干专业(群)。


     《方案》还提出,推动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鼓励有条件的普通高校开办应用技术类型专业或课程。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


來源丨未來網、21世紀經濟報道、中國教育報